半百夫妻情比金坚妻子割肝救夫 术后互相视频打气鼓楼医院成就美满一家

时间:2018-03-06 03:41:39 作者:北晚新视觉 阅读: 6400 点赞: 16 分享: 40

刚刚过去的这个春节,对于来自安徽和县的杜先生一家来说全然没有了往年的团圆喜庆,但是另一种来自于骨肉亲情的不离不弃、生死相依却温暖了整个冬日。2月25日上午,在南京鼓楼医院手术室门口,杜家一双儿女焦急地等候着:肝脏移植中心的医护人员正将51岁母亲的一半健康肝脏取出,移植到身患重病的父亲体内……

重症肝炎危及生命 肝移植成最佳选择

杜先生是安徽和县的一位农民,现年52岁,患有慢性肝炎,但从未接受长期规范的治疗,病情控制不佳。今年年初,杜先生突然出现疲劳乏力、腹胀腹痛的症状,在儿女的再三敦促下,杜先生这才到当地医院接受检查,被确诊为慢性肝炎急性加重,建议转到南京的大医院进一步就诊。春节前夕,杜先生在家人的陪同下,入住了南京鼓楼医院感染科。

然而,各种药物保守治疗无法改善杜先生的症状,其病情继续恶化,胆红素已超过500umol/L,凝血功能差,并开始出现意识障碍。南京鼓楼医院副院长、肝胆胰中心主任孙倍成教授会诊后认为杜先生的病情已经进展为肝性脑病,目前最佳的治疗方案是进行肝脏移植。

全家出动紧急配型 勇敢妻子割肝救夫

众所周知,在中国,肝源十分紧张,许多亟待肝脏移植的患者会在漫长而焦急的等待中离开这个世界。在家人与孙倍成教授的沟通中了解到还可以进行活体肝移植,即配型成功者将自己健康的肝脏捐出一部分,移植到患者的体内,因为肝脏的再生能力很强,一般对捐献者的健康不会有太大影响,而患者的生命也可以得到挽救。

2月24日下午3点,杜先生的妻子韩女士及儿子、女儿三人一起找到孙倍成教授,纷纷表示他们都愿意捐肝救夫(父)!被这样温暖朴实、患难与共的一家人深深感动的孙倍成教授立即为他们安排配型检查。尽管三人血型都能够作为供肝者,但是妻子韩女士坚决要为丈夫献肝。于是孙倍成教授组织医院手术麻醉、影像、检验、伦理等团队对供体和受体进行精准评估,制定手术方案,并向上级主管部门备案,共30余名医务工作者忙至深夜,最终做好了手术准备,决定2月25号一大早就为杜先生进行肝脏移植手术。

优秀团队保驾护航精湛技术带来新生

2月25日是一个周日,也是春节假期后的第一个休息日。但对于鼓楼医院肝脏移植团队来说却是一个战斗的日子——这台活体肝移植手术,保卫的不只是一位患者的生命,更是一份夫妻的深情、一个家庭的圆满。早晨7:30,妻子韩女士首先被推进手术室,由孙倍成教授亲自主刀,徐庆祥和黄新立主任医师协助,在医护团队的默契配合和超声刀等精细外科技术的应用下,历时4个小时,几乎在不出血情况下将韩女士右半肝完整切除。当天中午12点左右,在隔壁手术间,杜先生的手术也在紧张地进行着,医护人员熟练地将病肝切除,再将妻子的供肝成功植入到杜先生体内。下午5点多,手术顺利结束,等候在手术室外的杜家一对儿女悬了一天的心也终于放了下来。

据孙倍成教授介绍,肝移植手术是所有器官移植中技术含量最高、难度最大的手术,其中活体肝移植的难度更高,因为取出的肝脏不仅要保证受体“够用”,还要确保供体的安全,且肝内血管系统和胆道系统的解剖变异很大,这就对手术者的技术水平和术中应变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可以说,活体肝移植手术代表了一所医院器官移植的整体水平,也是医院综合实力的集中体现,目前在全国也只有少数几家大医院能够完成此类手术。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孙倍成教授及其移植团队还在术中使用了他国际首创的人造血管重建技术,即取肝后立即在台下利用人工血管对供肝血管进行重建,化繁为简,从而显著缩短了供肝植入的时间,减少出血量,避免小肝综合征的发生,大大提高了受体手术的成功率和疗效。该例活体肝移植手术对肝右静脉,肝脏5、7、8段肝静脉分别进行了人造血管重建,手术取得了巨大成功。如果没有这种血管重建技术,这种右肝活体肝移植在以往基本成为不可能完成的手术。

术后夫妻视频打气 鼓楼医院成就美满一家

术后第二天,妻子韩女士状态良好,转入普通病房进一步康复,杜先生则继续在重症监护室接受治疗。然而,感情深厚的夫妻俩却无时无刻不在牵挂着彼此,见不到面,不知道对方的情况,心里都特别着急。医护人员出了个主意,让儿女们在探视时分别用手机为他们拍下视频,让彼此放心,也给对方打气。这个办法果然奏效,有了亲情这个强大的精神支柱,杜先生的恢复情况也令大家喜出望外。仅术后第三天,杜先生的各项身体指标良好,顺利拔除了气管插管,并在护士的帮助下开始下肢功能的锻炼。

2月27日下午,听说了杜先生一家人的感人故事,院长韩光曙在孙倍成教授的陪同下专程去重症医学科探望杜先生的恢复情况,看到他目前精神状态很好,院长也十分高兴。杜先生握着院长的手动情地说:“多亏遇到了鼓楼医院的好医生、好护士,我们这个家才能团团圆圆、完完整整,我代表全家感谢鼓楼医院!”

术后第4天,杜先生就转入了普通病房,与妻子共住一个双人病房,在一双儿女的陪伴和照料下共同体会同“肝”共苦、骨血相融的人间大爱。他们的儿子小杜看着父母一天天好了起来,原本阴霾的心情也渐渐明朗。被问起这样一个温暖和睦的家风是怎样形成的,小杜颇有感慨地说:“我的父母亲都是普通农民,说不出什么大道理。但从我和姐姐很小的时候起,就目睹了父母几十年如一日尽心尽力照顾和孝顺爷爷奶奶、外公外婆。他们的言传身教、耳濡目染早已浸入我们的骨髓中。这次父亲突发疾病,全家人没有任何分歧和犹豫,不约而同地去配型,家中任何人都愿意捐肝,因为家人无论少了哪一个,都不是一个完整的家!”(凤凰网)

相关新闻

35岁母亲“割肝救儿” 医生在显微镜下缝合直径为0.2厘米的血管

2017年7月3日讯,昨天11时许,术后19个小时,1名接受母亲活体移植肝脏的6个月大患儿睁开了眼睛。7月1日,吉林大学第一医院开展东北地区首例儿童活体肝移植手术,35岁的患儿母亲刘女士将自己五分之一的肝脏移植给患有先天性胆道闭锁的儿子。“我用自己的肝挽救了儿子的命!”刘女士流下了激动的泪水。

资料图 手术(与本文无关,仅供配图)

7月1日8时许,刘女士和儿子被分别推进手术室,术前准备正式开始。通过术前精细的分析和计算,医生决定用妈妈左侧外叶的五分之一肝脏进行亲体肝脏移植手术。10时40分,主刀医生将供体肝脏进行游离,切断肝动脉和肝静脉后,刘女士的五分之一肝脏被切割下来。与此同时,另外一间手术室内,患儿的病肝分离手术也在进行。为保证孩子的生命体征,在供体肝脏没有拿下来前,小宝的肝脏也不能拿下来,手术期间无肝期越短越好,医生们以分秒来计算,跟时间赛跑。

随着供体肝脏被取下并盥洗完毕后,患儿的病肝也第一时间被取下。此时,供肝与患儿身体的匹配正式开始,吉大一院整形美容外科主任邵英立在显微镜下进行血管缝合。“最细的缝线直径约为头发丝的十分之一,缝合用的针如果没有显微镜,我们用肉眼都无法发现。”邵英说,手术中最大的难点是要吻合最细直径仅有0.2厘米的血管。

13时49分,取肝顺利完成,刘女士被推出手术室回到病房。16时许,随着患儿被医护人员从手术床上抬下,这场耗时7小时5分钟的手术完成。吉林大学第一医院10多个科室近80名医护人员参与了手术。据悉,由于肝脏有很强的再生能力,刘女士的肝脏在一定时间内会恢复原来大小,患儿将在服用抗排斥药物后,慢慢适应新肝。

据吉大一院副院长、吉林大学肝移植中心首席专家吕国悦介绍,儿童先天性胆道闭锁发病率为8千至1万分之一,表现为浑身皮肤黄染。“正常情况下人体的胆汁排泄出来是要通过胆道进入肠道的,患这种疾病的孩子肝外胆道消失,胆汁无法排入肠道,引起胆汁淤积性肝硬化,最终需要换肝。”

据悉,这次手术启动了“吉大一院医学发展援助基金会”、“北京天使妈妈基金会”的慈善救助基金,母子俩近20万元的治疗费用不必自理。

来源:北晚新视觉网综合 据新华社来源:北京晚报

编辑:tf010

相关阅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