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绥远韩氏:卧铺

时间:2018-03-19 08:00:48 作者:太原道 阅读: 8407 点赞: 94 分享: 65

出差能坐上卧铺是一种享受。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我就在内蒙古电管局供职了,那时经常出差北京,卧铺票不好买,常常扛硬板。

呼和浩特到北京才五六百公里,火车竟要跑11个钟头,来回都是夜车。前半夜还好熬,最难受的是后半夜两三点钟。座位的椅背是直立的,睡意袭来时,人在座位上坐不住,头不由地向两边倒。靠在素不相识的男人或女人的肩上,人家一躲或一推,你就会突然惊醒,尴尬万分。如果没有卧铺,就是能靠近窗口也好,可以趴在小桌上打个盹,那时我非常羡慕靠近窗口的人。

也常有能买上卧铺而故意买硬座的人,我就是一个。因为不坐卧铺,还可以领到补助。那时北京到呼和浩特的硬卧才十七八元,如果不坐卧铺,可以领取5元的补助。对于一个月薪只有几十元的人来说,5元就不算少了。那时一个木工辛劳一天才挣5元,那是要出大力,流大汗的。你坐在卧铺上只是后半夜难受一会儿,比起文革中批斗时的体罚要好多了。因为批斗不仅仅是肉体上的,而且是精神上的。坐硬座在精神上不但没有压力反而还是享受,你一步步地向目的地逼近,5元钱也在向你逼近。多挣5元钱还有成就感,起码可以回家改善好几天的生活,妻子因为这5元钱也会对你温柔有加。

电管局工会的干事老张,曾向我绘声绘色地描述过夜半硬座者的众生相,有的人口水竟然流在别人的脖子里、口唇中。睡态的丑陋让他眼界大开。

八十年代初,我去昆明开会,先坐硬座到了北京。在北京玩了一天,又买好当晚赴昆明的硬座票。北京到昆明可真远呀,要走三天两宿,幸亏我买的是靠窗口的票,睡意袭来还可以爬在小桌上打个盹。记得下车时,我的小腿肿的老粗,一时竟迈不开步,即便如此,去宾馆报到后,又去风景区玩了一天。那时我才30多岁,搁在现在不敢想象。

1984年我带儿子去无锡开会。因为会议通知到的晚,来不及买卧铺票了,从北京到无锡只好扛硬板。那时,儿子才6岁,稚嫩可爱。我情急生智,把报纸铺在座位下,儿子钻进去睡下,头枕小书包。儿子胆小,小手紧紧地抓住我的手,直至沉沉入睡。

母亲家有一条毛毯,那是父亲五十年代初去海拉尔时,用硬座补助买来的。至今仍在使用,想来丝丝缕缕都充满了艰辛。但如果和朝鲜冰天雪地里的志愿军战士相比好像又算不了什么。

我的同事老李是个建国前参加革命的人,曾历经艰辛。他从来也没有买过卧铺票、也舍不得在车上吃饭。不管走多远,他总是买几个烧饼、喝点开水。他喜欢回忆过去,总说,比起建国前的剿匪生涯,现在是活在天上了。那时一天要步行100华里,现在坐着就可以日行千里,还有什么值得抱怨的呢?

2008年,我和妻子从西安坐硬座往开封去。那天,我突然低头一看,吓出了一身冷汗:“妈呀,这底下还有一个人?”只见一颗花白头发的脑袋被一大堆垃圾掩埋着,破报纸、饮料瓶子、方便面桶堆积着堵住了这个人的脸部。我拍拍旁边那个甘肃人的肩膀:“老弟,这座位底下咋还有人?”

甘肃人回答说:“这个老大爷,从敦煌上来就钻到底下去了,一天一夜了都没出来。”

车过开封,老大爷在里面开始挪动。他先是用手拍拍甘肃人的小腿,我也赶紧起立避让,因为他要爬出来了。座位太低,老大爷无法翻身,他在座位底下摸摸索索了半天才慢慢地钻出来。

我这才看清,老大爷有七八十岁,瘦骨嶙峋,一只眼睛还有点毛病。我把座位让给老人,又递给他面包和水。老大爷很客气,开始时推辞,但在大家的劝说下才接住了。看来他实在是饿极了,一会儿便吃了两个面包,喝了一瓶矿泉水。

看老大爷吃完喝完,我这才问:“大爷,你从哪上的?去哪呀?”

“我从敦煌上的,到商丘下。”

“你为啥要钻到座位底下?”

“唉,人老了,没精神,坐不住。”

“你一天一夜不吃不喝?”

“没,怕上厕所麻烦。”

“你在底下躺着舒服吗?”

老大爷笑着回答:“挺舒服,不用花钱就睡了个卧铺。”

看着老大爷快乐的笑容,我心里却是一阵酸楚。

记得我第一次坐软卧是在1985年,那时我经常去海拉尔出差。有一次回来时因为呼和浩特要开人代会,卧铺票根本就买不上。我和俩个同事贸然上车,打算碰碰运气,在车上补票。车行四五个小时,列车长才说只有软卧有空位,问我们补不补?同行的哥们决计要补,并说如果报销不了他会设法处理。

软卧自然非常舒服,茶水、饮食都送到包厢里来。两天两宿后,火车停靠在北京西直门站,我们包厢的几位旅客都到站下车了。因为停靠时间很长,其余旅客也都下去散步买东西。同行的哥们新婚燕尔、爱妻在北京读书,车一停就上车来看他。我为他们拉好窗帘,关门告辞,并吩咐他们:“我在外面替你们把门,‘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你们在里面想干甚就随意吧!”

我蹲在包厢的门口,静静地守候,直到快开车,哥们的爱妻才面色羞红地出来。

翌年春,哥们的爱妻产下一女,我为之庆贺。后来我的这位哥们一直做到高官,系中国华能集团北方公司的副总经理。他后来把我当年的侍奉忘得干干净净,有事找他,还哼哼呀呀地打官腔。他是谁?自然不能说,因为“为尊者隐,为长者隐”是中国的古训,我绝不能违背。君子成人之美,就是打死我也不会说的。

后记:

本家姐夫张建全年轻时在呼铁局客运段当列车员。他曾对我讲,一次他跑90次车,从呼和浩特赴京。某女因为晕车,在火车下铺昏睡,男友睡在中铺。火车行至大同时,她在睡梦中发现有人钻进被窝,以为是男友,没睁眼没反抗便与其亲热了一番。待该男子走后,她晴天霹雳地发现此人不是男友而是个色狼,这亏真是吃大发了。

我说,发生这样的事情也太不可思议了吧,昏睡的情况下还能做爱,难道女子就不会睁开眼看一下吗?再说中铺的男友,就听不见一点动静吗?这对情侣都是奇葩啊。

姐夫说,无端端地被人给带绿帽子,那个男友简直肺都要气炸了。

相关阅读
  • 《和平饭店》开年爆冷,陈数与老TFBOYS成员雷佳音李光洁碰撞出奇迹

    《和平饭店》开年爆冷,陈数与老TFBOYS成员雷佳音李光洁碰撞出奇迹

    2018-02-05

    前些时候小陶虹才在媒体面前吐槽,说都没有中年女演员能演的戏,言尤在耳,陈数主演的《和平饭店》就开播了。作为该剧的一番女主角,陈数与雷佳音组成了”土特产“CP,还与李光洁饰演的粗暴型男窦仕骁玩起了”官打捉贼”游戏。按说这是一个必扑的组合。77年的陈数无疑应该划到中年女明星行列。雷佳音虽然因为《我的前半生》...

  • 精雕玉琢成大器 东湖绿道三期13公里精品示范线路率先实施建设

    精雕玉琢成大器 东湖绿道三期13公里精品示范线路率先实施建设

    2018-02-12

    武汉头条东湖绿道三期建设工作推进会10号召开,省委副书记、市委书记陈一新出席会议强调,要将东湖绿心打造成“生态之心、人文之心”,塑造“一心带百湖”生态格局,成为推进“三化”大武汉建设、承载国家中心城市和世界亮点城市伟大梦想的金名片。(东湖绿道)按照“一期启动示范、二期扣环成网、三期提升内涵、四期全面完...

  • 克洛普:范迪克很淡定,詹会留下来

    克洛普:范迪克很淡定,詹会留下来

    2018-02-11

    本周日,利物浦将做客挑战南安普顿,范迪克将重返圣玛丽球场。荷兰后卫当初的转会可以说是一波三折,圣徒本打算提高报价吓退其他球队,但一方面范迪克执意要离队,另一方面利物浦直接出高价抢人,在无法强留的前提下,南安普顿终于接受了这笔交易,但范迪克为此和球队闹得很不愉快。这次重回旧地,预计主场球迷对荷兰后卫不...

  • 感动几千万人的育儿文章,再坚强的妈妈都落泪了,你不读一读吗?

    感动几千万人的育儿文章,再坚强的妈妈都落泪了,你不读一读吗?

    2018-03-06

    野子说,自从他是个孩子他别无选择,那很难在一家百货商店买了一件衬衫。但当他成为父亲时,他照顾好每个孩子的选择,并陪伴他的孩子过他的生活。他认为选择不好或不好,甚至失败,即使错误的方式,也有意义,会使你成为“你今天”。孩子长大了,而现在,当Onokazu面临人生的选择,他的儿子和女儿竟然是他的重要参考。我哥...

  • 宋祖儿曾被称是舒畅表妹,因拍《宝莲灯前传》和舒畅闹掰,两人过节由此产生!

    宋祖儿曾被称是舒畅表妹,因拍《宝莲灯前传》和舒畅闹掰,两人过节由此产生!

    2018-03-01

    舒畅是我很早就喜欢的女演员,宋祖儿也是我最近看《花儿与少年》喜欢上的女艺人。在舒畅的早期微博里面,发过一张和宋祖儿的拍戏合照,里面配文是,这是我的小表妹宋祖儿,宋祖儿当时也转发了,当时还真以为两个人是表姐妹关系。后来宋祖儿出道以后,当记者再问起此事的时候,宋祖儿连连否认,说当时只是开玩笑,她们并不是...

推荐阅读